vwin德赢手机网
 
  • 我們為什麼要讀古詩
  •     春節期間,國內熒屏上誕生了一個綜藝節目——中央電視台的《經典詠流傳》。
        近兩年傳統文化類節目越來越受到觀眾追捧,更是出現過現象級的電視節目《中國詩詞大會》,引領了一大批中國觀眾重新關注起中國的古典詩詞。
        為什麼現在我們要一次又一次喚醒逐漸遠去的傳統文化?為什麼中國人要讀古詩?或許從《經典詠流傳》的熱播,我們能找到一個答案。
        《經典詠流傳》第二期節目中,主持人撒貝寧特別提起了網絡上一個爆紅的視頻。在視頻中,93歲的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教授潘鼎坤站在講台上鏗鏘有力地說道:“不能讓詩詞這麼優秀的中國文化在我們這一代斷絕,唐詩萬歲,宋詞萬歲。”這樣莊重地宣告,讓人既敬佩,又感動。當老先生從幕後走到前台,說起自己是數學係教授時,所有人再次震驚。原來老先生從小就學習古詩,在他的心目中詩歌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一種語言。正如他自己所言:“數學是表達客觀規律的語言,而詩歌展現的是人類內心世界的語言。”當節目組準備給腿腳不便的老先生搬一把椅子時,老先生是這樣說的:“我們當老師的什麼時候坐著講過課。”瞬間,整個演播室為之肅然起敬。一個人的內心有多豐盈美好,他的語言就有多真誠美妙。
        電影《死亡詩社》中有一段經典對白:“我們讀詩、寫詩,非為它的靈巧。我們讀詩、寫詩,因為我們是人類的一員。而人類充滿了熱情。醫藥、法律、商業、工程,這些都是高貴的理想,並且是維生的必需條件。但是詩、美、浪漫、愛,這些才是我們生存的原因。”
        無論東方還是西方,詩總是和美、浪漫、愛這些人類心靈的美好聯係在一起。
        在這個喧囂浮躁的時代,讀古詩不一定會讓我們出口成章,成為一個大文豪,但是它卻可以讓我們的生活多了另一種詩意的可能。那些美麗的詩歌語言,終將有一天會照亮你的精神世界,塑造出你傲立人間的風骨。
        我們都知道四書五經,其中五經之首便是《詩經》。中國人常說“詩言誌”,孔子也說過:“詩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思無邪。”其中強調的便是詩文中所蘊含的思想境界,我們學習古詩必然會經曆一場心靈洗禮和改造。
        葉嘉瑩是當代著名的中國古典文學教育學家,熟知葉嘉瑩先生的人都知道,她“一世多艱”:年幼喪母、婚姻不幸、獨自養家、大女兒及女婿更是雙雙車禍身亡……可即便是這樣,她卻依然活出了比旁人精彩了無數倍的人生。2016年3月,葉嘉瑩在“世界因你而美麗——影響世界華人盛典”頒獎典禮上獲頒“影響世界華人終身成就獎”,被譽為中國為數不多的穿裙子的“士”,是海外傳授中國古典文學時間最長、弟子最多、成就最高、影響最大的華裔女學者。麵對這樣的榮譽,葉嘉瑩先生卻謙和地留給世人這樣一段話:“我的一生經曆了很多苦難和不幸,但我一直保持著樂觀、平靜的態度,這與我從小熱愛古典詩詞實在有很大關係。古典詩詞中蓄積了許多古代偉大的心靈、智慧、品格、抱負和修養,對我有一種感發生命的感動和召喚。”正因如此,葉嘉瑩到了晚年依然致力於教授孩子們吟唱詩歌。因為她深信孩子們如果能在幼年時代,學會古詩的誦讀和吟唱,不僅能陶冶他們的情操,更會讓他們成為一個富有愛心、對社會和人類都更為關懷的人。就像她的那句名言:“人生最重要的是保持自己的真心性,心靈的一片清淨潔白。而詩詞,讓我們的心靈不死!”
        錢穆先生有一篇著名的講義《我們如何讀古詩》,他在裏麵說道:“詩是講我們心裏東西的,若心裏齷齪,怎能作出幹淨的詩,心裏卑鄙,怎能作出光明的詩。所以學詩便會使人走上人生另一境界去。文學是人生最親切的東西,而中國文學又是最真實的人生寫照。所以,學詩就成為學做人的一條徑直大道了。”也就是說,詩歌的偉大,正是由於詩人的偉大;我們學古詩,就是學做人。
        北京師範大學的康震教授在《經典詠流傳》中說過這樣一段話:“每一首歌和每一首詩的背後,都有一段人生,而每一段人生的背後,也許承載的是輝煌,也許承載的是失落,但是跨越千百年之後再到現在,無論輝煌還是失落,它們共同成為了非常寶貴的精神財富和文化遺產,成為我們這個民族的自信和驕傲。”
        著名的文藝批評家約翰·伯格說過:“一個被割斷曆史文化的民族和階級,它自由選擇和行為的權力,就不如一個始終得以將自己置身於曆史文化之中的民族和階級。”
        古詩中有我們中國人的根,有我們千百年來薪火相傳的精神和文化,我們讀古詩是為了更好地麵對生活,成為一個又一個大寫的中國人。
    Baidu
    map